品牌公关总经理果铁夫离职 长城再迎高管离职潮?

 人参与 | 时间:2023-06-08 02:30:10

  今日,品牌长城汽车品牌公关总经理果铁夫被曝已离开长城多日。公关高管长城汽车方面对此回应称“系因个人原因离职”。总经再迎

  5月31日,理果离职离职果铁夫在回应腾讯新闻《一线》时称表示,长城潮“前段时间做了一个小手术,品牌怕耽误长城正常工作推进,公关高管5月8日最后一天,总经再迎静心养病”。理果离职离职

长城汽车前品牌公关总经理 果铁夫长城汽车前品牌公关总经理 果铁夫

  不过,长城潮尽管果铁夫的品牌回复或是在暗示其离职一事与“5月25日长城举报比亚迪”事件无关,但其离职信息的公关高管曝光与该事件发生时间的高度重合,仍难免引起外界的总经再迎猜疑。

  据公开资料显示,理果离职离职果铁夫自2023年2月起担任长城汽车公关总经理,长城潮负责长城汽车品牌建设和对外媒体公关相关工作。曾任高合汽车市场与公关传播高级总监、路特斯中国公关总经理市场高级总监。

  这也意味着,果铁夫自加盟长城至正式离任,前后共计不足4个月时间。目前,长城汽车仍未宣布该职位的候补人选。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果铁夫加盟长城汽车的时间点,正是长城汽车重要的转型期。

  产销快报显示,2022年长城汽车全年累计销量为106.8万辆,同比下滑16.7%。整体销量的下滑,促使长城汽车再度进行战略调整。

  2022年12月,在长城汽车首席增长官李瑞峰的主导下,长城掀起了新一轮的组织改革和战略整合。

  在新一轮战略调整中,长城将调整的重点主要聚焦在魏牌、坦克、欧拉、沙龙四个品牌之上。

  其中,魏牌和坦克、欧拉和沙龙,在调整后采用双品牌运营模式,在组织管理上全面整合。整合后,坦克品牌CEO刘艳钊兼任魏牌CEO,而此前任职沙龙智行CEO的文飞则在年初升任欧拉、沙龙双品牌总经理。

  除内部组织架构调整外,长城汽车还引入了高端人才。今年1月30日,原领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思英加入长城汽车,出任魏牌CEO并兼坦克品牌营销总经理。

  到2月份果铁夫的加盟,长城显然是期望从内部管理到对外声量上,全面提振士气。

  然而,高层的全面换防并没有给长城带来预期中的增长,今年4月21日,长城汽车披露2023年一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长城汽车首季实现营收290.3亿元,同比下滑13.6%;归母净利润1.7亿元,同比下滑89.3%;扣非净亏损2.17亿元,同比下滑116.6%。

  销量方面,长城汽车累计销量22万辆,同比下滑22.4%。按照长城汽车公布的160万辆年销量目标计算,一季度目标完成率仅为13.7%。

  尽管对于一季度业绩的变动,长城汽车解释,主要系报告期仍处于产品结构调整期,以及基于2023年新产品上市节奏,加大新能源品牌建设及研发投入所致。

  不过,销量和公关营销层面的双重压力,或许是长城不得不再次启动“离职潮”的原因。

  自5月份以来,长城汽车旗下已经先后迎来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以及品牌公关总经理果铁夫的离职,再加上去年7月与前总经理王凤英的“分手”。长城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的三位高管离职,难免令人回想起3年前的首次长城高管“离职潮”。

宁述勇、柳燕、刘智丰三位前长城高管离职宁述勇、柳燕、刘智丰三位前长城高管离职

  2018年,为提升长城的品牌价值,强化旗下各品牌的品牌价值,长城在市场营销和企业宣传层面曾一度引入宁述勇、柳燕、刘智丰、文飞四位“外来”职业经理人高管。

  彼时,原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公司首席运营官柳燕负责高端品牌WEY;原观致汽车市场与传播执行副总裁宁述勇负责新能源品牌欧拉和皮卡;原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刘智丰任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专项副总裁兼哈弗品牌营销总经理;原英菲尼迪市场战略传播总监及公关总监文飞则担任哈弗品牌总经理一职。

  然而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长城集中招募来的“四大金刚”中,便仅剩文飞一人还留在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的营帐下,令人唏嘘不已。

长城汽车董事长 魏建军长城汽车董事长 魏建军

  高管调度的失利,令魏建军一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感慨:“有的职业经理人,看起来履历很光鲜,但缺乏实战经验和真才实干”。

  不过,回望如今相继离职的王凤英、文飞等人,二者均是魏建军手下的得力干将,其中前者曾主导哈弗品牌的“大单品战略”,为神车哈弗H6的经久不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后者则在长城上一轮的营销变革中带来了F系、猫、狗系产品的多变营销玩法。

  但对于如今的长城汽车而言,更需要的或许不是单一或过于扩张的营销策略,而是在全新的组织架构下,更好地将长城品牌资源整合,集中力量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顶: 482踩: 8